无意义人士。

所谓包办婚姻5

断断续续地写到这儿,就直接更了吧,缓一缓嗑点别的调剂心情。是不是OOC我也不清楚,毕竟凡凡有很多面,在每个粉丝心中都有不同的样子。自认为是怀揣着对凡凡的喜欢和对狗哥的尊重写的,并不会为了所谓利益或者提纯渣化任何一个人物。写文时间不长,谢谢大家对这篇文章的支持了。

回了家,林更新越想越不爽,一个电话把自己的警卫叫起来,让他把吴亦凡从小学到工作的档案都给调了过来。他一页一页地翻看,看着这个少年从小小的一个长到那么高,腼腆的笑容却一直不变。警卫看着他沉着脸不说话,心里也摸不清他在想什么,只直觉地捡了他爱听的说:“我打听了下,吴先生好像真没谈过对象,一直都单身一个人。”

想起他泛红的眼眶和强撑的笑容,还有那句小声又坚定的“我不想你后悔”,林更新忍不住想扇自己耳光,他怎么能那么跟他说话,然后他更想扇那个酒吧老板,让他大嘴巴乱说话,想来想去,倒是迷迷糊糊睡着了。

吴亦凡第二天还是准时刷卡上班。今天研究所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可以悄悄发发呆而不会被星爷追问,谁知过了一会儿体内就腾起一股久违又熟悉的热潮。

大概是最近跟强大的alpha接触太多,又或是昨晚那些他没喝过的酒,总之吴亦凡清楚地知道,他一向规律的发情期提前了。

他强撑着进了休息室,想找自己放在柜子里的抑制剂,又想起一旦发情期开始抑制剂将毫无作用,只得摸出掩盖剂徒劳地喷洒。

他现在真正能做的,只能锁紧休息室的门,等待这股杀人的情热过去。

不知道是过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手机吱吱地震动起来,来电人是林更新,吴亦凡抖着手接通电话,昨晚才说了些口不择言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更新,但却非常非常想听到他的声音。

“凡凡,对不起。”林更新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像是刚抽了烟,“我昨晚……”他停顿下来,听到电话另一头响起不正常的喘息声:“凡凡,你怎么了?”

吴亦凡听着林更新的声音,觉得心跳更加剧烈。他喜欢林更新,想要得到他,哪怕林更新是因为责任和他在一起,他也想要试一试。他故作镇定地回答:“小新哥,我发情期提前了。”

他闭紧了眼睛,等待林更新的宣判。

对面沉默了五秒,就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和着林更新焦虑的嘱咐:“你在研究所吗?锁好门,别怕,我马上过来!”

吴亦凡软绵绵地答了声好,便挂了电话。

林更新一边往车库里冲,一边吩咐警卫:“立刻把第三生物医药试验所给我隔离起来,除了我,谁都不准进去。”

怕其他alpha闻到这股香气,怕吴亦凡被别人标记,怕他受委屈,更怕他难受。

他想,这个世界,除了我,谁都不能让他更幸福。

不知道还有没有的TBC

以及没有刹车吊胃口,我一直都不开车的,这文先到这儿了,谢谢观看。极限特工要上了,如果我不小心嗑了范凡,希望不会有人来骂我帮范老大提纯。

评论(36)
热度(190)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