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Rush(极速风流)

一个超大的脑洞,神奇的拉郎。

攻是锤哥在《rush》这部电影里饰演的赛车手,稍微改了改设定,感觉还蛮配的233333

不喜勿喷。

人设见配图。

“喂,谭小飞要出来了你知道吗?”

“废话,老子早打听清楚了。”搭话的人正在指挥理发师给自己做新发型,“就这周六,听说李家、成家那几个废物也在准备抢人回家里养着,我特么打算周五晚上就去等着,先下手为强。”

……

是的,三环十二少谭小飞终于要出狱了,在他爸倒台被判刑后。他被关了整整六年,可他的名字依然响亮,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故事,那些个飞车党、富二代们都有点把他当神仙追捧的意思。

就像直男kop哭着喊着要把还在利物浦队大杀四方的托雷斯娶回家一样,谭小飞当初飘逸潇洒的飙车风格,凌厉果敢的胆识,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再配上那副无可匹敌的姿容,真真正正的飞车女神,男的女的都恨不得把他给供起来,喂露水和蜂蜜给他喝。

要谭小飞自己知道了,不晓得会是高兴还是气个半死。

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周六,监狱大门的景象一定非常壮观,据说有人还买了台谭小飞除了恩佐最爱的那款R8,想勾起谭小飞的熟悉感,以为那是自己的车,开门就上。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在这些人兴奋并激动捯饬发型的时候,谭小飞悄悄地提前了三天出来,被一个身材高大、金发碧眼的英俊外国佬给接走了。

这个身高192厘米,金棕色披肩长发,眼睛比大海还要蓝,叼着烟坏笑的男人是James Hunt,澳洲最棒的F1车手,拿到全国冠军后爆炸式地宣布退役,回到家族接手生意,名副其实的人生赢家。

谭小飞坐在Hunt家族的私人飞机,还有些不真实:“你怎么会来?我的护照呢?我们……”他很想说,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吧,你不是要娶那个叫苏珊的金发模特吗,你为什么要突然跑来找我,我的签证是谁给办的怎么说出国就出国啊。

James揉了揉他的头发,现在的谭小飞早就不是那个冷艳凌厉的白发了,细碎的黑色刘海被掩在棒球帽里,大红色的外套衬得他皮肤越发白皙透明,看起来懵懂又可爱。

“我没跟苏珊结婚。”他点燃香烟深吸一口,从冰柜里挑了爽口的香槟倒了两杯,“那时我……我很混乱……”

他转头看谭小飞故作镇定的脸,鼻尖红红的,好不委屈,于是慌乱地组织语言再开口:“我的比赛需要我能专注下来,你知道Nikky就是这种人,我想像他一样或许我也能拿下冠军。”

他自嘲地笑起来,对上谭小飞专注的黑色瞳仁,着迷地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颊,谭小飞咬住嘴唇想躲,却还任由他宽大的手掌贴到自己的脸上:“我以为结婚会让我安定下来。结果你突然就离开,我发现这桩莫名其妙的婚事只会让我更加烦躁,我便跟苏珊分手了。我想去找你,可是那一年正是我最可能拿冠军的一年。第二年我退役了来找你,你就……”

异样的沉默将谭小飞和James笼罩,谭小飞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拿着谭耀军给的黑卡打算在洛杉矶车站刷下那辆限量跑车,结果居然还有人也想买。他回头怒目而视,入眼的就是这头灿烂的金发和一双蔚蓝的眼睛。那时的James还顶着第一花花公子的名头,他举起手,叹息地赞美着谭小飞:“这辆车是你的了宝贝,只有你这样的大美人才足以匹配。”

第二次相识是在一次地下飞车活动中,已经进入F3比赛的James跑来消遣,他看到谭小飞就走不动路,在比赛中故意卡位导致谭小飞和他并列第二。等谭小飞怒气冲冲地敲他车窗,就看到降低的车窗里缓缓显出一头金发,紧接着就被人拉近距离,一口亲上。

后来,谭小飞以为他们在恋爱,James也在恋爱,可这位花花公子从未想过将自己的爱情束缚在一个人身上。他们开始吵架、分手,谭小飞说我想回国,James说好吧,那我就去结婚。

飞机抖了一下,将谭小飞从回忆里震出来,他抬头就看见James的眼睛,像大海一样蓝,也像大海一样忧伤,他从未见过这样的James。

“有牛奶吗?”谭小飞主动打破沉默,“我想喝牛奶。”

James似乎没预料他会主动和自己说话,慌忙地从柜子里翻出谭小飞以前总是屯一大堆的牛奶递过去:“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我没出现在你身边。”

谭小飞咬着吸管静静地看着他扯住自己的金发:“但至少,至少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一起飙车一起干点别的。”

谭小飞还是没说话,James绝望起来,蓝眼睛里浮现出一点点眼泪。

这时候谭小飞才噗嗤一声笑出来:“白痴,如果我不想搭理你,我就不会跟你上飞机了。”

这个金发傻大个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好像没听懂谭小飞的话,他直直地看着谭小飞,直到谭小飞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层薄红才反应过来。

他像一只矫健的豹子一样扑过去把谭小飞搂在怀里,反复地亲吻他,谭小飞也放下矜持和心结,搂住他的脖子,和他纠缠在一起,好像一对天鹅。

这时,门板拉开,从驾驶室走出来一个白发老人:“James少爷,和夫人动作轻点,我年纪大了,飞机晃起来会晕。”

评论(20)
热度(89)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