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现代爱情故事

你们分手了。

当你清醒地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在你和王思聪最新合作的发布会上看到他录的祝福视频。

你一直都在潜意识里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件事,好像你们只是和往常一样各自繁忙,一两个月见不了一面一样。

你看到大屏幕上出现他的脸时,居然有刹那的惊慌失措,那一瞬间你才彻底醒悟过来,你们分手了。

他精致的五官,尖俏的下巴,还有那件跟你炫耀过的全球唯二的牛仔外套,明明都那么熟悉,却不再属于你了。

你僵硬地微笑起来,站在台上暗自发呆,想着他怎么又瘦了一些,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以后可怎么办。直到张大大叽叽喳喳地点到你,你才反应过来,看到王思聪似笑非笑的恶作剧脸,尴尬地挠挠头,笑得像个二傻子。

去你妈的,王思聪。

下了台,你还是有些浑浑噩噩,好像分手这一个月里隐藏的不忿和伤感全都在这时涌上来。你的头好像浸在了水里,冷冰冰的水从耳朵、鼻孔钻进了脑袋,你无法思考,却被寒冷侵蚀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凡凡录了视频?”你接过王思聪递来的烟,啪地一声按开打火机,深深地吸了一口,仿佛在狂跳的心脏这会儿才回落到胸腔。

王思聪噗嗤一声笑出来:“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们分手了我跟他还是好朋友啊。”他也抽了一口气,一点都没有首富公子高高在上的贵气,特别像你在街边撸串时隔壁桌的一个普通男生。

“我说,你们都分手了,真的。”王思聪这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他还是挺爽快的,我跟他聊微信时顺嘴这么一提,他第二天就把视频给我发过来了。”

你把抽完的烟嗯熄在一次性纸杯里,又摸了一根出来叼着玩。你想起之前你和吴亦凡还在一起时,每次你抽烟,他都用一种着迷的眼神专注地看着你,偶尔会伸手摸你的脸颊,或者抢过你嘴里的烟说我也要抽一口。

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像个难以接近的绝壁之花,等你摘取他后才发现,他只是攀得太高,才会无端地惹了非议,其实温柔又乖巧。

平复的心脏又揪了起来,你只能又点燃嘴里的香烟。咬得太久,滤嘴已经有些湿润。你又想起了他温暖又湿糯的口腔,接吻的时候会闭着眼睛,温顺地顺着你的力道用舌尖勾你的上颚,让你忍不住更重更深地亲吻他。

王思聪看你这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都不忍心再嘴贱惹你:“你们俩到底为什么分手啊,我不好意思问凡凡,你给我说说。”

“你还能不好意思?”你眉头一挑,觉得他这样子还挺好笑,“你不是自称全国最大脸吗?”

“我这不是怕问出来是你劈腿啥的,忍不住揍你吗?”王思聪嘿嘿地笑了起来,“也是奇了,明明咱们俩更好,但我想象了下你欺负凡凡,我还是想揍你。”

你摇摇头没说话,觉得王思聪说得不无道理,吴亦凡一直都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孩,跟他接触过的人不可能不喜欢他,他太单纯又太通透,让人忍不住心疼他。

“没怎么。”你伸了个懒腰,觉得时间过得可真快,你们已经分手了一个半月了,“就自然而然地分了,我提的,他也同意了。”

“卧槽!”王思聪爆了个粗口,“还真他妈是你甩的人啊。我服了你了林总!”

他冲你竖起大拇指,五秒钟后又把拇指冲下比了比:“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还有哥们求我给他和凡凡牵个线呢,你倒干净利落地把人甩了。”

你听了王思聪的话,心里生出一种无端的烦闷,想起分手那天。

那天你回了家,空荡荡的一片,橘色的阳光通过落地窗照进房里,你一时恍惚地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儿,时间好像不是时间,家也好像不是家,你也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你像求救一样给吴亦凡打了电话,打了三个也没人接。你知道他很忙,正在拍新的综艺,但你忽然觉得没意思起来,于是给他发微信说我们分手吧。

你知道电话短信分手是非常过分的,你等着他打电话过来骂你,于是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躺倒在床上开始埋头大睡。一觉睡到早上六点,你惊讶于电话没响,按开手机,只有一条凌晨三点的微信孤零零地出现在显示屏上。

好。

他这么回复。

于是你真的觉得没意思,把手机一扔,继续睡。

这一次你睡得特别熟。

王思聪仍然用谴责又好奇的眼神看着你,你只能冲他笑笑:“谁知道呢,就这么分了呗。”

你们俩难得没有天南地北地乱侃一通,而是奇异地沉默起来,各自又开始抽烟。

抽了一半,王思聪突兀地来了句:“凡凡最近好像瘦了很多,真想问问他怎么瘦下来的,老有人说我脸胖。”

你跟着笑了两声,摸出手机,找到吴亦凡的名字,想了想,发了条微信过去,上一条微信还是他回复的“好”。

“照顾自己的身体,别太瘦了。”

直到傍晚你开车回到家,才收到他给的回复:“最近在为新活动准备,你也注意身体。”

你转头看落地窗,和分手那天一模一样的橘色阳光将你笼罩,你再次掉进时间空间的漩涡里。

 

END

最近可真丧,想吃糖。

评论(17)
热度(112)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