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原创攻】标配(三)

等展琰把吴亦凡半扶半抱到沙发上时,他不由得庆幸吴亦凡是醉在自己面前。虽然他瘦得隔着衣服都能摸到肋骨,但187公分的骨架也有一定的分量,更何况这人现在醉得手脚没力,沉沉地往下坠,展琰费了老大力了才没让他滑地上去。

想为自己的肌肉训练师点了个赞。展琰默默拭了额头的汗水,眼睛却不自主地打量起吴亦凡的睡颜。

这家伙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连细细的指尖都泛着一股子温热的粉红,嘴唇更是像饱满的樱桃果冻,红得让人忍不住想让人试试果冻有多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水,缓慢地闭上又睁开,迷茫得像新生儿。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才软绵绵地吐出一个字:水。

展琰这才反应过来去,赶紧去给人倒了杯水,又想起了在哪个地方看的偏方,说喝运动饮料能快速解酒,火速去瓶自己常备的饮料,小心地托着吴亦凡的后颈慢慢喂水。

吴亦凡这边正眯着眼睛小口喝水,展琰又开始走神了,他发现吴亦凡的脖子怎么能这么细长柔软,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托住他整个后脑勺。

软绵绵依靠着自己的吴亦凡,哪还有之前拍广告时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劲儿啊。

 

这边刚把瓶子给盖上,那边吴亦凡手机就响了。展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伸进他裤兜里摸出手机,来电显示是“50”,他小心翼翼地接通,对面就传来一个焦急的男声:“凡凡你走哪儿了啊,不是说快到家了吗?”

“……额……”展琰看了眼睡过去的吴亦凡,“我不是吴亦凡,但他现在喝多了,没法接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五秒钟,声音变得更大更急迫:“你是谁!凡凡呢!”

展琰终于从电流干扰中依稀辨认出这个男声就是拍广告时跟着吴亦凡那个胖胖的表哥助理,赶紧说:“我是展琰,前段时间还拍过广告。他不知道怎么走到我家来了,地址是XXX,你们别担心。”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十秒钟,门口响起敲门声,和手机听筒传来的敲门声,一起上演二重奏。

 

搞了半天,两个人就住对门。

胖表哥不好意思地解释:“凡凡一般在外面都特别清醒,回了家才会醉。这次估计是喝多了,出电梯没分清左右,对不住啊。”

展琰摇摇头,看着胖表哥左边扶一下,右边搀一把,就是弄不动时,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摆出核心力量训练的状态,一个公主抱就把软踏踏的吴亦凡给横抱起来了。

迎着表哥震惊的目光,展琰自信地笑着:走啊,去开门。


TBC

评论(8)
热度(115)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