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呜喵】家住A栋11-6(四)

这章被我写的乱七八糟,而且磊磊戏份好少,我悔过。

 

第四章  说话说一半的神棍都要被雷劈

 

距上次被吴磊亲吻已经过了半个月了。

当时的小朋友那叫一个气定神闲,亲完后还敢直视吴亦凡的眼睛,反倒是一向眼神犀利、瞪谁谁怀孕的吴总监脸上的温度一点一点地升了起来,他盯着吴磊的鼻尖不想去看那双狗狗眼,他还想说你干什么呀,但又发现喉咙好像被黏住了,难以张开,只能感受自己已经发烫的脸颊和耳尖,手足无措。

完了。吴亦凡心想,我的英明毁于一旦。

吴磊年纪虽然小,但还是非常体贴。他绅士地直起身子,帮吴亦凡理了理刘海,麻利地收拾了保温盒,温柔地带上门,走了。直到法斗拱了拱吴亦凡的脚,他才缓过劲,把狗狗抱起来坐在沙发上又开始发呆。

他盯着真正的狗狗眼,叹了口气:你可真重啊。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总能妥帖地拒绝追求者的吴亦凡,这次有点魂不守舍、招架不住,他只能更早地出门,错开小朋友晨跑的时间;晚上加班加到深夜,错开小朋友最后健身回家的时间,所以等吴亦凡这天洗完澡躺在床上敷面膜的时候,他才发现,已经好久都没见过吴磊了。

这个臭小子。吴亦凡用指尖把面膜按得更服帖,颇有点闷闷不乐的开始耍朋友圈,还真看到一条吴磊的状态。

小朋友发了一个自己打球的小视频,里面女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吴亦凡控制不住地点了个赞,内心呵呵一声,这水平还好意思发朋友圈,小心被哥哥吊打。

刚把面膜揭下来,他就接到了好基友林新的电话。这哥们花心了很久,终于谈了个姐姐准备结婚了,一向爽快的他这回有点支支吾吾:“凡哪,明儿有空不?”“干啥?”吴亦凡只要跟林新聊天,就会莫名被带跑偏成东北口音,跟他高冷的外表完全不配,“应该没事。”

“那成,陪哥去个地方?”

“哪儿啊?”

“哎呀,你去了就知道了……”

“行吧……你来接我,我车送保养去了。”

 

所以第二天吴亦凡坐着林新的大奔穿过背街小巷,到达一家胡同巷子深处的古朴住宅时,内心是无言以对的。他,一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接受过加拿大资本主义的冲击,居然要陪着人来算八字算婚期。

林新也特别不好意思:“哎,都我妈!说这个大师特别灵,八字一定要男方本人自己拿来才行。我又没搞过这个,这不让你陪我壮胆吗?!”

两个大高个挤进门里,有个长胡子老头正在玩手机。吴亦凡和林新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信不得”。

那位大师瞄了眼林新,把他手里写着男女八字的字条仔细看了一遍,又盯着林新的脸看了一会儿,便了然地点点头,说可以了,我会把八字情况和婚期微信给你妈妈。

林新:“……那我呢”

大师:“小兄弟,再见。”

眼看林新额头的井字要蹦出来了,吴亦凡一把拉起他准备走人。大师又幽幽地来了句:“这位小帅哥最近桃花运旺盛啊!”

吴亦凡紧急刹车,林新满头问号。

他有点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几乎是第一次开口:“大师,是好桃花还是烂桃花啊?”大师一摸胡子,看起来正在沉思。吴亦凡有点急了:“那个……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大师微微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再见!吴亦凡拖着林新走了。

 

快到家的时候,林新女朋友有事过来把车给开走了,留下吴亦凡林新两个大男人迎着中午的大太阳一步一步往住宅小区走。

林新有点贫,那刚才桃花运的事儿逗吴亦凡,气的吴亦凡一直捶他,两个人拖拖拉拉地走到门口,林新一把勾住吴亦凡脖子:“行,不取笑咱们桃花树先生了,哥给你做顿饭当赔罪。”

还没等吴亦凡开口说话,就听见一声小公鸭嗓:“凡哥,好久不见了。”

吴亦凡和林新一转过去,后面是一身球衣的吴磊。太阳太大了,吴亦凡觉得他好像没有在笑。

 

TBC


评论(3)
热度(58)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