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呜喵】家住A栋11-6(三)

热烈庆祝凡凡喜提B榜73名,写得仓促,请大家见谅,多提意见。


第三章 感情要变化升华总是需要契机

吴亦凡又一次赶工到深夜才回家。他一向精益求精,再优秀的作品,过不了他那关也不能称作完美,他总是习惯性地把每个广告当做自己的孩子,希望能把他雕琢得更美些。

为此他的好兄弟林新没少开他玩笑,说他以后一定是个非常严厉的爸爸,会打孩子的屁股。

等他停好车,才看见有两个人在车库拉拉扯扯,好像是一对吵架的情侣。那两人离他不远不近,在地下车库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脸,吴亦凡尴尬地坐在车里,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车。

等他刚要打开车门,就听见一声熟悉的男声:“我说了你赶紧回家好不好,你这样缠着我有什么意思!”

天哪!看起来高贵冷艳、喜怒不形于色的吴总监头顶跳出三个卡通感叹号,还都是雪白的泡泡状,他内心有个小人结结巴巴地说:“这不是六楼那个超爱健身的小弟弟吗,还挺受欢迎啊!”

然后果然就有小女孩娇滴滴的哭声传来:“我就是不信你不喜欢我,你明明……明明之前都接受了的。”

吴磊叹了口气,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吴亦凡没法听见他们的对话,想着小情侣闹别扭估计也很投入,没时间顾忌旁人,再加上他困得不行,想马上回家洗洗睡觉,就还是轻手轻脚地下了车,尽可能小声地关上车门。

但关门声还是清晰地在深夜空荡荡的地下室。

两个年轻人迅速看过来。

吴亦凡仗着自己身高腿长,几步跨到电梯间,一边飞速按电梯,一边锁车,他暗暗祈祷吴磊小弟弟不要认出是自己。

 

第二天让吴亦凡醒来的不是闹钟,而是有节奏的门铃声。他先是被床头柜上那个电子钟大大的11:54吓一大跳,然后又瞄到上面的周六,刚刚松一口气。又被响起的门铃声激得跳起来,一边飞速套上运动裤,一边慌慌张张地问:“谁啊?”

门外是吴磊开朗的小公鸭嗓:“凡哥,我!”

吴亦凡呵欠连天地开了门,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吴磊笑起来:“你!你不说名字谁知道你是谁啊,快进来。”吴磊笑嘻嘻地往门里挤,把手里的东西麻利地摆了一桌:“我猜凡哥听得出我的声音啊。你是不是才起床啊,赶紧去洗漱,我等你。”

吴亦凡听话地进了卫生间,等自动牙刷滋滋地刷着他的大白牙,他看着镜子忽然想起来,吴磊是来干嘛的,该不是他认出昨晚那个人是自己吧。

他吐掉漱口水,拿热毛巾小心地按压自己的脸,想着吴磊自在的动作语气,自我安慰地认为吴磊应该没发现。

一看到他的身影从洗手间出来,吴磊就笑得阳光灿烂,指着一桌饭菜汤水,自豪地说:“这我妈给我带过来的,这香辣兔是我妈的拿手菜,特别好吃,凡哥你试试。”

我们已经熟到可以一起吃对方妈妈做的饭了吗?吴亦凡内心一边OS,一边认命地去拿碗筷,这个吴磊对他非常热情,他们又特别有缘分,来来去去当了好几次饭搭子,两个人去吃一顿暖呼呼的火锅比助理点的烧鹅饭好太多了。小吴磊准备充分,连米饭都带来了,这更让吴亦凡觉得昨晚的事情可以烟消云散了。

吃了一半,吴磊的手机就不停地响,他抓过来看了一眼,没接也没挂断,又推到一边继续吃,还给吴亦凡夹了菜。

手机上的名字,吴亦凡悄悄用余光瞄到了,叠音词,应该是个女生,该不是昨晚那个吧。吴亦凡憋了半天,看吴磊自如的脸色,忍不住问道:“不接吗?”

“嗯。”吴磊费劲地咽下一大口饭,“说一万遍了也说不清楚,懒得接了。”

“万一这个女孩子有急事呢?”

吴磊这才抬起头,直直地看向吴亦凡。周末的吴亦凡跟他平时差别非常大,如果说他们俩是双胞胎,大概也会有大把的人相信。比如现在的吴亦凡,一头黑发像毛茸茸的栗子,皮肤细白,大概是昨晚熬了夜的缘故,脸颊上有一点红血丝;穿了件横条纹的宽松卫衣和浅灰色的运动裤,分明跟吴磊是同龄人的样子,一点上班时间的凌厉都没有了。

他眼睛很大,这么看过来的时候,竟然有点无辜的孩子气。吴磊放下筷子,眯着眼睛笑起来:“凡哥,你想多了,不是昨晚那个女孩子。”

吴亦凡的脸腾的一下烧起来了,都怪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结果还是被小朋友抓住了。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但目睹情侣吵架对吴亦凡来说还是挺尴尬的,他有点支支吾吾地想岔开话题,没想到吴磊却主动谈起吵架的缘由。

“我跟她说了我们没可能,她偏偏不信。”吴磊捧着吴亦凡之前给倒的果汁喝了两口,神情青春又无辜,“我喜欢男人,跟她只能当情敌,当不了情侣。”

哦。吴亦凡点点头。

等等……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这小子是在我面前出柜了吗?!

看到吴亦凡一脸震惊,吴磊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嘿嘿,凡哥对不起啊,是不是吓到你了,我就是怕你误会昨晚的事儿,我跟她真不是那个关系。”

吴亦凡慌忙摇摇手:“没关系没关系,你……你不用解释的。”

没想到吴磊很快凑近他的脸,声音低了八度:“当然有关系,因为我喜欢凡哥你啊。”

说完他轻飘飘地吻了吴亦凡的嘴唇。


TBC

评论(7)
热度(66)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