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还香(五)

哥哥弟弟都远离小人。


刚走到花园,吴亦凡就觉得气血翻涌,想来是那颗药丸发挥了药效,他咬牙想要忍住这头晕目眩的感觉,连忙掐住林更新的手臂,让他把自己扶到小凳上休息。

看着他面色白了又白,全无一点血色,林更新站在他身后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背,想帮他顺顺气,让他舒服点。没想到这一拍下去,吴亦凡抖了抖,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林更新脑袋嗡地一响,几乎没有停顿地蹲下去拿袖子去擦他嘴角的血迹,擦了一半才觉察过来似的愣住了。他白色的袖口几乎被吴亦凡的血浸湿,但他的血却不似寻常人的深红,而要淡得多,接近水红色。林更新自认为伤过杀过的人也不少,但从未见过任何人的血是这种颜色。

那一瞬间,涌上他心头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难怪他皮肤那么白那么通透。

吴亦凡拉过林更新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努力将涌上来的血咽下去,这个老匹夫果然不安好心。他尝试着笑,但一笑就有血从嘴角滴出来:“是不是吓到了,我的血颜色跟其他人不一样。”

原来吴亦凡并非他自己所说的乡野之人,他乃天池谷吴允竹的徒弟,不过说是徒弟也是自我安慰,他更像是药人。当年吴允竹被称为医毒圣手,用得一手好毒,而他又心性古怪、喜怒不定,着实不像个仁心医者,杏林堂容不下这人,他也干脆地叛出师门自己寻求安身之所,途中见一哇哇大哭的男婴,便捡回家养起来。慢慢地这个婴孩开始长大,他开始给他吃全天下最难解的毒药,自己再炼制解药替他解毒,如此循环了多年。

直至一日,他得了一粒号称此毒无解的天王玉蚕,他给这娃娃吃下去,废寝忘食了整整一周,也无法调制解药,他甚至请来了自己那已经当上杏林堂掌门的师兄决明子,他一定要得到解药,他不可以就这么失败。然而决明子只是摇摇头,说他害了这个小娃娃的姓名。这个娃娃双目紧闭躺在床上,全身都被寒气笼罩,嘴唇发紫脸色发青,但即使这般模样,也能看出这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吴允竹第一次生出一种深深的同情,他同情这个孩子,于是他给这个孩子输了些真气,想让他死的时候不用饱受极寒之苦,便默默离去。

谁知第二天,那个小娃娃没死,他居然活了,吴允竹简直欣喜若狂,他以为他喂给他的几粒解药当中有一粒生效了,他果然是当世第一用毒解毒高手。然而随着这孩子变成少年、青年,他的皮肤越来越白,体温越来越低,连血液的颜色也越来越淡直至血红,他才发现,吃了十几年毒虫解药的少年早已药石无效,他并没有研制出解药,而是那十几年的毒药解药还有那天王玉蚕都在他体内融合了。

他想起自己给这娃娃起名吴亦凡,亦为凡人。这般体质,如何成为凡人。


TBC

评论(9)
热度(60)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