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还香(三)

刘然一行人一路走走停停,竟然也提前了两天到达。等他们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刘然就兴冲冲地打算到处看看,他毕竟小孩子心性,第一次来铸剑山庄难免对这里充满好奇。

吴亦凡腿上有伤,又心事重重,婉谢了刘然说我扶着你出去逛逛的好意,留在房内发呆。他不知道是自己认错人还是林更新伤愈忘掉之前的事,毕竟他一直不知道那个傻乎乎跟他住在山洞、把他搂到怀里取暖的男子到底是谁,现在看到林更新如此英俊不凡、家世显赫,他更是怀疑过去一年只是自己黄粱一梦,是对苦难生活的逃避,是自己渴求幸福的妄想。

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打断了吴亦凡的沉思,他撑着桌子站起,缓慢地向门口走,边走边应:“请进。”

一推开门,林更新就被吴亦凡这摇摇欲坠的样子吓了一跳,几大步迈过来就扶住他的手臂,把他往桌子边搀。

两人坐下后都没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吴亦凡揪着桌布上的穗儿玩弄,他不知道怎样开口,问你是那个傻子吗?是那个跟我生活了快一年,会去采野果、抓兔子给我吃的傻子吗?他问不出口,怕问了林更新也不知道、不记得,只能低着头看桌布花纹。

“你腿是受了伤吗?”林更新瞧着他不说话,也有些难受,伸手就去撩他垂下来的头发,刚要碰到又觉得自己太过荒唐,只好把手收回倒了两杯茶水。

吴亦凡点点头:“恩,从山上摔下来,摔坏了腰和腿,腰伤好了些,腿还是没办法自如行走,不要紧的。”他伸手摸了摸腰,又敲敲腿,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好像觉得从山上摔下来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林更新倒是一下严肃起来,他拽住了吴亦凡的手腕,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怎么不要紧,伤筋动骨一百天,不可随意对待。”说完他又觉得自己有些多管闲事,只好尴尬地抽回手,端起面前的茶一饮而尽。

被他这副样子逗得想笑,吴亦凡的心情反倒轻松了些,提起茶壶给他斟满了茶水,然后又端起了自己的那杯:“亦凡以茶代酒,谢林公子关心。”

他这话又俏皮又讽刺,林更新觉得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恨恨地再喝一杯茶。他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我姐夫李子荣是杏林堂亲传弟子,医术高超。我瞧着亦凡你这伤不轻,让我姐夫给你看看吧。”

吴亦凡摆摆手,有点后悔没跟刘然一起出去逛逛园子。他明明那么期待跟林更新独处,现在却想要仓皇而逃,实在是纠结异常。

“怎好如此麻烦林公子和李公子。”吴亦凡笑着拍拍林更新的手背,“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事的。”

林更新就是看不惯他这副对自己漠不关心的样子,明明不熟,却让他心烦意乱。于是态度也强硬起来,硬是劝着吴亦凡去他姐夫那,吴亦凡也只能点点头,但坚持自己过去,不能麻烦李子荣。

“那亦凡……”林更新一路将他搀得紧,几乎搂到怀里,生怕他摔了或者崴了,“我看我们年龄相差不大,你叫我一声林大哥如何?”

他说这话不敢看吴亦凡,自己先红了脸,倒是跟园子里盛放的芍药有得一拼。吴亦凡心里飞快地跳了一下,他在努力把那个只会叫“凡凡”的人从脑海里赶出去。

“林大哥。”



TBC

评论(1)
热度(53)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