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还香(一)

心心念念的武侠paro,想看但没人写,只有自己动手了。



铸剑山庄二少爷林更新回来了。

这是现在中原武林最炙手可热的的消息。江湖中人都知道,一年前林二少爷去给长鸣剑派掌门送剑,归途遇袭,从此了无音讯,林老庄主广发名帖请求各路英雄帮忙找寻,却如石沉大海,林老夫人更是每日以泪洗面,日渐消瘦。大家都在感叹天妒英才时,林更新居然回来了。

不日便是林老庄主五十大寿,加上林更新的归来更是喜上加喜,林老庄主再次派发请帖,邀请各门各派前来参加自己的生辰宴会。

林更新倚在窗边读一卷书,他伤愈不久,身上总是有些乏的,此时的平静却被一声童音打断。“小叔叔,小叔叔。”五岁的侄儿跑来趴在他的大腿上,“我下课了,快陪我来放风筝。”林更新自认为并不擅长带孩子,但五岁的侄儿却非常喜欢他,他回来这些天总是要他陪着。

“靖儿不许打扰小叔叔。”林承言走进来,对于儿子总来打扰归来的二弟很是无奈。林更新一把把林靖抱起来:“无妨,靖儿今天功课也辛苦了,大哥和我一起陪靖儿放风筝吧。”

林承言接过他怀里欢呼的林靖,叹了口气:“你伤好不久,别这么惯着他。”他低头看见儿子嘟起了嘴,抬手揉揉他可爱的发髻,“走吧,你娘给你扎了大风筝。”

 

羊肠小道上,一队人马慢悠悠地往前赶路,后面跟着一辆宽阔的马车,被路上的石头颠得打颤。

马车里斜卧着一个男子。他看上去二十左右,身体柔韧修长,一双长腿交叠着放置在车内,被一袭黑衣包裹,更衬出露出的手腕和脖子清透白皙,一张脸蛋更是美艳惊人,神情带着丝丝冷意,眼睛却温柔多情,任谁多看一眼都要被他吸引。

不多会儿,一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子撩开门帘进了马车,他看了看躺卧的黑衣男子,轻声问道:“吴公子可有不适?”

吴公子摇摇头,主动伸出手腕给他号脉:“刘少侠别这么客气,我比你大,你不怕被我占便宜叫我亦凡哥就可以。”他抬起了眉毛,一向冷冰冰的脸竟生出一些生动来:“不然……我也叫你刘少掌门。”刘然摸了摸他的脉,依然如当时捡到他一样,顿时皱起了眉:“吴……凡哥,实不相瞒,我看你脉象紊乱,似有两股真气相互抵抗,”他抬起吴亦凡纤细又无力的手腕,“可你又全然没有武功,我怕……”

吴亦凡抽回了手,用袖子盖好手腕,冲刘然笑笑:“我说你一直支支吾吾不肯多说,还以为我害了什么绝症,原来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刘然瞪大眼睛,真气相冲并非小事,轻则伤身重则害命,他不明白吴亦凡为何看起来如此轻松。

看见还是个孩子的刘少掌门眉头皱得死紧,吴亦凡忍不住笑出来:“刘少侠,我也算半个郎中,我这脉象打娘胎里出来便这样,实则并无大碍。等我养好了腿,定当好生谢你。”

刘然点点头又摇摇头,把胸脯拍得砰砰响,吴亦凡听了都替他痛:“此次铸剑山庄林庄主大寿,乃是武林一大盛事,各大门派定是共聚一堂。我九霄派与杏林堂一向交好,到时请杏林堂大夫帮你看看腿,一定很快就能好。”

少年的脸上满是坚毅的神情,吴亦凡有点想笑,又不想打击少年的积极性,只能点点头说谢谢。

这下刘少掌门的脸也红了:“那个……凡哥,你能叫我的名字吗?”吴亦凡愣了一下,想来自己也是笨拙,刘然已经唤自己凡哥,自己却还是刘少侠刘少侠地叫人,难怪他要支吾一番。

“小然。”吴亦凡撩开帘子,“小然,天气这么好,扶我出去晒晒太阳可好。”



TBC

评论(14)
热度(79)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