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家暴男子和酒鬼

文梗是借了狗喵队长的家暴梗,然而另一位狗喵er指定文风甜甜甜……于是就有了这篇四不像。

一发完结。

笔芯。 



吴亦凡晕晕乎乎地按开电梯的指纹锁,散着步子走进去靠墙上。他太久没这么喝过酒了,自从结婚后。

昨晚他和凯文在酒吧喝了一圈,他对着好朋友大倒苦水,小到杂志社的咖啡机超级差,他没办法只能自带一个,大到新婚丈夫对自己好是好,就是工作特别忙而且总是一脸凶巴巴的样子。一向顺着他的凯文只得陪吃陪喝陪哭,酒吧喝完了又跑回凯文家里,把人收藏的红酒喝了三瓶。

喝多了反而睡不着,头一直坠坠地疼,他八点多就醒了,强撑着吃了凯文泡的牛奶燕麦,打车回家了。

反正家里也没人。

 

等他一进门就发现不对了。

什么时候家门口多了双他没见过的牛津皮鞋。现在小偷进门还兴脱鞋子啊,他傻笑了一会,觉得不对,赶紧操起玄关背后的高尔夫球杆,想要给小偷致命一击。

走进客厅,吴亦凡懵了。他新婚三个月的丈夫,林更新就坐沙发上看着自己,脸比锅底还黑,眼神比刀子还锐利。

他举着球杆傻乎乎地立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更新看他面上绯红、眼睛泛水,身上还溢出红酒的甜味,就知道这人喝多了。他火气一下子从胸口直冲头顶,站起来几大步跨到吴亦凡面前:“你还知道回来?”

吴亦凡被他问得委屈到不行,想说我怎么这么倒霉,一次夜不归宿就被逮住了,面上还是不服气地顶嘴:“你还好意思说我呢,你也就今天回来了。”

话一出他就知道要遭,林更新脾气多大啊,得了,三个月结婚离婚,他也当了把闪婚闪离的浪潮儿。

林更新压根没想到吴亦凡还敢回嘴,毕竟这人一直都一副软乎乎特别好拿捏的样子,更是气到不行,见他还提一根高尔夫球杆,就一把抓过来拿手上,阴沉沉地开口:“给我跪下。”

吴亦凡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天外来音,昨晚没发出的酒劲也跟着涌上来了:“我不。我爸妈都没让我跪过,你凭什么让我跪!”

说这话的时候吴亦凡其实已经有点站不稳了,胃一阵一阵地泛着酸,他心想凯文啊你做燕麦就做吧,为什么要放葡萄干啊,我好想吐;哦对了,赶紧心电感应帮兄弟报警吧,我要被家暴了。

林更新居然笑了下:“我数一二三。”说完拿球杆抵了抵吴亦凡膝盖窝。谁知道吴亦凡一下子就拨开球杆几步冲向洗手间,中途撞到墙上,那么怕痛的一个人都没喊一声。

一分钟后,就听到洗手间里响起呕吐声,边吐边咳,听起来特别惨。林更新皱着眉走到洗手间,正好看到吴亦凡扶着自动冲水马桶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

他走过去,吴亦凡就跪坐在地上,仰着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你还要打我吗?说着眼睛都红了一大圈,眼泪要落不落地含在眼眶里,把浓密的睫毛都糯湿了。

虽然是因为吐的。

 

这可把林更新给吓坏了,赶紧把媳妇扶起来搂怀里给扶到床上去,塞被子里后,吴亦凡还是红着脸,眼神迷蒙地问:“你还要打我吗?”

林更新赶紧把高尔夫球杆给扔了,捏捏他的脸说:“我怎么可能打你,看你一晚上没回来我吓唬你呢。”

这话一说完,吴亦凡立马哭了,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林更新把人搂怀里,轻轻地拍他的背。吴亦凡的头靠他胸口,声音听起来也闷闷的:“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打我,我喝个酒你就要打我。那我是要跟你离婚的,我不想跟家暴男一起生活。”

林更新简直哭笑不得,搂紧了吴亦凡问:“得得得,不会打你的,你打我我都不还手行不。”听到吴亦凡笑出来,他才又换了严肃的口气:“你跟谁喝酒呢。”

吴亦凡整个人就眉飞色舞起来:“和凯文啊,你知道的,就是我出国读书就一块的好兄弟,人特别温柔脾气特别好。”

“哦。”林更新冷漠地回了一句,“就是婚礼上给你递戒指那哥们啊,你结个婚,哭得跟要晕过去了似的,喝了酒还拉着我不放说对你不好就跟我单挑。”

虽然不知道林更新为啥语气又冷下来了,但吴亦凡还是摸清楚了他的脾气,就用脑袋顶顶他的胸膛,轻轻地说:“哥哥,我饿。”

这话一出,林更新浑身一个激灵,他低头看吴亦凡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吻了吻他的嘴唇:“早就熬了白米粥,我去给你拿进来,温度应该正好,你等着。”

吴亦凡顺着林更新的手臂依上床头,又看着他深沉温柔的双眼,咬了咬下嘴唇,开口说:“好,哥哥我等你。”

 

 大写的END


评论(9)
热度(188)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