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童养媳

吉尔伽美什看到妈妈牵着一个孩子走进家门。

说是孩子又未免不准确,他个子并不矮,就是瘦得可以,几乎可以隐身在妈妈背后。吉尔伽美什暗自揣测他的年龄,想着他应该不会超过15岁。

“儿子。”他听到妈妈温柔的声音响起来,“这是银尘,以后他就要生活在我们家里,是你的弟弟。他会照顾你,成为你最好的助手。”

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觉得妈妈非常可笑,爸爸在外面有了私生子,再带个孩子回来,除了添乱还能怎样。

过了一会儿,他才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那是青春期少年的声音,轻柔得像一朵云,叫他:哥哥。

他终于抬起头,第一次看向这个所谓的新弟弟。然后他惊呆了。

这是一张非常清冷漂亮的脸孔,配合着纤细的身材,透出一股青涩的味道。隔壁国际金融系的漆拉也有一张无比美艳的面容,但这个叫银尘的少年却有种楚楚可怜的气质,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于是吉尔伽美什走过去,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意外的手感不错:“银尘你好,我是你的哥哥吉尔伽美什。”

 

银尘又一次按亮了手机,还是没有等到吉尔伽美什的短信。于是他揉揉眼睛,让阿姨把洗切好的菜放进冰箱,简单煮点面条就可以了。

他慢吞吞地嚼着面条,漫不经心地想这已经是吉尔伽美什第几天没有回家吃饭了。他真的太忙了,那么大的公司需要他管理,自己本来应该是他的帮手,却被吉尔伽美什告知选择喜欢的专业,然后帮他选择了文学。

我那个时候怎么不强硬一点呢,坚持选金融或者工商会不会能让他轻松一点。

十一点的时候,吉尔伽美什终于回来了,银尘放下书迎上去,确定他没有喝太多酒才放下心来:“现在饿不饿,我做点宵夜给你吃好吗?罗婶已经睡了。”

吉尔伽美什把他搂到怀里,亲吻他的头顶:“不饿,别忙了。我们早点洗洗睡吧,好困。”

银尘赶紧点点头,跑去帮他把睡衣放到浴室。吉尔伽美什冲了个澡,一边擦头发一边想到外套里找烟,却看到银尘已经缩在被子里睡了。他长出一口气,把毛巾搭在一边的凳子上也爬上床一把把银尘揽进怀里,也沉沉入梦。


TBC……

评论(12)
热度(79)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