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速度与激情从来都需要美人相伴(四)

上周忙到飞起来忘记更文,所以周一就跑来更新!


挂了阿彪的电话,谭小飞心里想了很多,于是把车甩一边自己沿着海岸线开始走。

要回北京吗?

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充满刺激和正义,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都特别酷。他年龄最小,大家都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宠着逗着,有了战利品全都心照不宣的让他第一个选。

不回去吗?

莱蒂回来了,据说她也是一个相当了得的快车手,又非常能打,跟团队配合的时间比自己长太多,而且她还是多明尼克的老婆,比自己更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不晓得走了多久,谭小飞觉得有点冷得慌,胃也隐隐作痛,回头一看,已经看不到车停在哪儿了。他抬手看表,居然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发现腿也有点酸。

他气闷地想,都是多明尼克的错,有老婆还跟自己上床,婚内出轨的渣男。他蹲在沙滩上戳一只横着爬过的小螃蟹,果然被夹住了手指。

好不容易把螃蟹给甩开了,谭小飞发现自己的手指流血了。他更气了,一屁股坐到沙滩上,也不管自己才买的新裤子被弄脏,两三下把身旁的沙滩刨了个大坑。

我要把那个混蛋埋进去。

 

十一

等听到发动机的声音,谭小飞才回过头。

车有点眼熟,但谭小飞已经饿得头昏眼花,看了两眼没看清,又转头回来继续刨沙。

几分钟后就被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你吓死我了宝贝。”多明尼克喘到不行,只穿着短袖全还是浑身热气,“我跟着记录仪过来只看到车,还以为你被绑架了。”

谭小飞挣扎了两秒,还是转身缩进多明尼克坚实的怀抱里:“为什么要来找我?不陪莱蒂没关系吗?”

这话说得他眼泪哗哗就下来了,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委屈。

多明尼克似乎被他的眼泪烫了一下,整个人一抖,把谭小飞抱得更紧了。

“嘘,宝贝,不哭。”他不住地亲吻谭小飞银色的头顶,“没有莱蒂,没有莱蒂,只有我们俩。”

谭小飞抬起头,整个眼眶都红到不行,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滴:“她已经想起来了,我不想当第三者。”

这话听得多明尼克啼笑皆非:“什么第三者,宝贝。莱蒂的确恢复了记忆,可她更喜欢现在的生活,她有爱她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女,而我也有你。以后也只有你。”

 

十二

谭小飞脸色苍白,眼眶发红,整个人透出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

他那么高一人还这么缩自己怀里,温热的呼吸轻轻地喷在脖子和耳后,多明尼克清晰地感觉到谭小飞的眼泪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一路滑到胸口,冷冰冰的眼泪激得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忍不住将手伸入谭小飞的外套中,抚摸他细滑的腰身,另一手握住他削尖的下巴,开始热切地亲吻他。

他想让谭小飞热乎起来。

谭小飞开始热烈地回吻,他好像来了股狠劲,越吻越凶,直到自己喘不上气来。

他把额头抵在多明尼克的肩膀上,一边急急地喘息,一边低声说:“我想在车里。”


TBC

评论(18)
热度(71)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