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求婚

格兰仕觉得自己焦虑得快吐出来了。

他的心跳大概飙到了一百八,蹦蹦蹦地震得胸腔都一阵疼,脑仁也没法集中注意力,跟走马灯似的哗哗播放着以前的画面,这回连视线都没法集中了。

怎么办,他绝望地想,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大概要出丑了。

勇敢的、不羁的男人,格兰仕,有点想哭。

 

银尘已经作为学生代表发完言走下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不舍和激动,含了些泪水,缀在眼角和睫毛下。

他看向格兰仕,平静的嘴角向上提起几分,穿越人海,走了过来。

格兰仕看起来像是犯了多动症,左手挠头,右手别扭地抓了抓耳朵。

是的,他右手捧了一大束百合花。

直到银尘走到他面前,他才在吉尔伽美什的提醒下,如梦初醒般地将花束递给银尘。

他们俩的脸都红了起来。

 

“恭喜毕业。”

银尘轻声说道,在喧闹的人群中,声音也毫无阻碍地传入了格兰仕的耳朵里。

格兰仕又想哭了,但他忍住了。

他下定决心般的点了点头,露出了壮士扼腕的神情。

银尘不解地看着他。

 

格兰仕忽然跪了下来,周遭正在各自聊天的学生们骤然将目光聚焦在了他身上。

他伸手掏了掏左边的口袋,掏了一会儿。

银尘的脸已经全红了,眼睛眨得飞快,他小声地喊了格兰仕的名字。

格兰仕的脸也全红了,因为他掏措了口袋。

现在他终于把手伸到了右边的口袋,拿出了一个黑色天鹅绒的盒子。

 

他颤抖着手打开了盒子,抖得太厉害了,银尘都有了他要把盒子掉地上的错觉。

盒子里是一对戒指,B家的三圈钻,亮闪闪的看起来特别土豪。

格兰仕把戒指举高,递到了银尘面前,咽了咽口水。

站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的麒零已经机灵地把话筒举在他嘴边。

“银尘。”格兰仕的声音有点抖,“虽然说你早就是我老婆了,但是我一直都没送你戒指。”

他看到银尘已经含不住的泪水,声音更抖了:“我……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银尘……我们领证结婚吧。”

 

银尘吸了吸鼻子,抓住格兰仕的手把他拽起来。

格兰仕觉得银尘要哭了,于是赶紧把他搂到怀里。

周围全是同学们起哄的声音,鬼山兄妹和麒零声音最大,幽冥和特蕾娅一边笑一边窃窃私语,吉尔伽美什和东赫都露出了爸爸妈妈特有的长辈感动脸。

但是格兰仕和银尘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好一会儿银尘才反应过来,轻轻推开格兰仕。

看到格兰仕不开心的小狗脸,银尘闪着泪花的脸又笑了起来:“把戒指给我戴上吧。”



#格银#    我又……来了

评论(3)
热度(69)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