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娃娃亲

一、

格兰仕大喊起来:“开什么玩笑,让我跟一个没见过面的人结婚?你是不是我亲哥啊!”

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吉尔伽美什接口道:“我当然是你亲哥。这亲事也是你亲妈在你没出生的时候给你定下来的,爸妈去世这几年我累死累活把你养大。你不结这婚就是不忠不孝无情无义。”

“卧槽。”格兰仕忍不住爆了个粗,“为什么我想争取下自由恋爱就得背这么大口锅。行行行,结结结,希望不要是个丑八怪。”

达成目的的吉尔伽美什满意地笑了:“银尘,进来吧。来看看你未来的同学兼未婚夫。”

话音落了,就听见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接着是“吱呀”一身,一个瘦削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个人有着格兰仕见过的最清丽的面容,冷漠安静的表情下,有一双多情温柔的眼睛。

他有些羞赧,双手握得很紧,嘴唇抿了又抿,红得格兰仕都想去给他擦擦了,才吐出几个字:“你好,我叫银尘。”

格兰仕豪爽地笑起来,挠了挠后脑勺:“小姑娘声音还挺低沉的。”

银尘莹白的面庞沾染上了些许红色,好看得格兰仕怦怦心跳。他瞪着眼睛,冷静的面容带上了一丝生气:“我不是小姑娘。”

二、

“告诉你,不要以为幽冥夸你好看你就沾沾自喜。”格兰仕扬起脖子一口气喝了半瓶水,“那是他们二班没啥好看的人。”他忍不住看了看银尘没什么表情的脸,哼了一声指向操场正在跑步的人:“看到那个人没,就那金毛。三班的漆拉,大名鼎鼎的校花,你充其量也就是我们一班的班花,跟他比起来,你就是个农夫,完全不是一个实力级别的。”

银尘看了看漆拉轻快的身影,又转头看了看格兰仕,嗯了一声便揉揉眼睛往教室走。

我真是笨死了。他想着,居然这么轻易地就相信幽冥说的格兰仕喜欢我这种鬼话。

他喜欢好看的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是我没那么好看。银尘这么想着,忽然难过起来。

三、

麒零又又又又来了。

格兰仕简直气到不行,对着东赫大发牢骚:“这小子怎么老是来找银尘啊?就算银尘是他直系学长可以问问题,我也是他直系学长啊,怎么不见他来问我?!”

东赫推了推眼镜,目不转睛地继续看书:“可是银尘成绩比你好很多。”

“那……那你成绩也很好啊。”格兰仕被噎了一下,有些结结巴巴地反驳道,“也没见那小子找你。”

东赫还是没有抬头:“大概是银尘很好看很温柔吧。”

那边麒零和银尘正聊得如火如荼,虽然大多数时候是麒零说,银尘听。

银尘正在详细地给麒零科普完学生会几个部门的情况,麒零忽然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饼干:“学长,这是我们手工课做的,我试了试还不错,给你尝尝。”

麒零一边说一边热情地打开包装袋,银尘摆摆手示意不要,被麒零猛地握住。

“学长,除了我父母,你是对我最温柔的人。你知道吗……”听到麒零又要开始每日一次的“我想有个哥”的深情告白,银尘赶紧拿空出来的手抓了一块饼干塞进他嘴里,希望他快些闭嘴。

格兰仕几大步跨过来,啪地一下拍到桌子上,不仅吸引了整个教室同学的注意力,还把自己的手掌拍得生疼。

他指着银尘大声喊道:“你是我老婆,你只能喂我一个人吃东西。”

四、

“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吹风?”

格兰仕赶紧把抽了一半的香烟摁熄在阳台上,对着空气猛出了几大口气才转过身,摆出我忧郁我正在思考的造型:“怎么起来了?”

银尘低着头:“我下来倒水喝。”

格兰仕看着他高挑却纤细的身影,脱下外套披到他身上:“天这么冷,出来瞎晃什么,明天还得上班呢。。”

银尘没说话,被格兰仕环抱着向卧室走去。

“小姑娘早点睡,本来就不好看,熬个夜更丑。”格兰仕说完,一把把银尘按到床上,自己也利落地爬过去,拉上被子,伸手把他揽入怀中,动作一气呵成,非常熟练。

银尘嘟嘟囔囔地骂道“你才小姑娘,去死。”,却没有任何挣扎地倚在格兰仕怀里,嘴唇轻轻贴在了他锁骨处。

他轻轻动了动嘴唇,说:“晚安。”

格兰仕也吻了吻他的头顶,回答:“晚安。”



#格银#  做一个坚定的格银党,这个cp由我来……撑(够了)

评论(17)
热度(216)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