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小百合

格兰仕轻轻摘下一朵小百合。动作太轻柔,甚至没有震落花瓣上的露珠。他自己大概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用这样温柔的动作,去摘一朵花。

他想把花别到银尘的辫子上。并不是为了戏弄他。

银尘有一头又浓密又柔顺的银发,晚上时像是最皎洁的月光。他还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是夜晚倒影在湖水的星光。哦,他还有一张花瓣一样的嘴,粉嫩的饱满的唇就是最精致的花瓣。

空气里弥漫着花香与果香。格兰仕心想,银尘一定才做完果酱,然后游到湖底深处,将果酱冰封好,一年后来出来吃。他一直都是个体贴的男孩,虽然不爱说话,但清楚地记得所有人的爱好。

现在银尘一定是累了,所以微微倾斜在躺椅上,拿书的手垂在身侧,一本厚厚的古卷无声都扣在地上,翻到了一种格兰仕从来没见过的植物介绍的一页。另一只手撑着头,眼睛闭了起来,发出缓慢而轻柔的呼吸声。

格兰仕不自觉地屏住呼吸,轻轻地把小百合别在了银尘的耳畔。银尘的眼皮动了一下,格兰仕吓了一跳,但还是没舍得走开。他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小憩的银尘,心里感叹自己眼光不凡。

他又站了一会儿,看着银尘莹白的手指,想着这样雪白的皮肤该也不会和雪花一样冰冷,于是他脱下自己披风,悄悄地盖在了银尘身上。

没有深眠的银尘慢悠悠地睁开眼睛。

格兰仕看着他没有聚焦的瞳孔,一瞬间的惊慌后竟然莫名地平静了下来。他看着银尘的眼睛,看着那双从迷茫到清亮的银色瞳仁,里面满满的是自己的身影。

银尘被眼前的格兰仕吓了一跳,他拽了拽厚重的披风,拍拍身旁的位置事宜格兰仕坐过来。格兰仕撇撇嘴,却还是乖乖地坐到了躺椅上。

银尘轻轻打了个哈欠,手臂蹭了蹭格兰仕就要往他肩膀上靠,被格兰仕一把推开。

他的神情里满是不解,一向清高冷艳的面容上竟然浮上了一层委屈。只见格兰仕把手伸到他的耳后,取下一朵小百合:“喂,你看,你耳朵上开花啦。”

银尘轻笑起来,伸手拈过格兰仕指尖上的花,别到另一只耳朵上,然后毫不犹豫地倚到他怀里闭上眼睛。

#格银#  我要撑起这个cp(你谁)

评论(12)
热度(149)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