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银尘揣吉尔伽美什包子 脑洞的片段文(一)

       好疼。

       像是四肢百骸被一寸一寸地反复碾压,像是一千根针扎在一小块皮肤上一样。疼得很不得死过去。

       死?

       银尘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惊异于自己居然还能睁开眼睛。模糊中看见一大团金色的光,好像最灿烂的太阳。

       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太过剧烈以至于有些喘不过气。

      “银尘。”他听到那团金光传来的声音,像是从一千万年前传来的,“好些了吗?”

       是吉尔伽美什的声音。银尘心里酸得不行,想抬手摁住心脏,让自己不要那么难受。但是他太虚弱了,他的手从身体两侧抬起来,不到两秒就没了力气,只能软绵绵地搭在平坦的小腹上。

       他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我的孩子呢?

       我的孩子一直都小小的,四年来安静地藏在腹腔内,顶起不算明显的圆弧,他不断地吸收着我的魂力和魂路,哪怕是遇到幽冥的那晚,他也坚强地活了下来。他去哪儿了呢?

       银尘用手指轻轻地扣了两下小腹,眨了眨眼睛,流下了两行眼泪。

       太疼了。比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还疼一百倍。

       他忍不住哭了出来,几乎喘不上气来:“王爵,对不起。对不起。”

       吉尔伽美什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脸上挂起最英俊的笑容:“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银尘,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哭,不要哭。”他用手指轻柔地擦拭他的眼泪,却发现越擦越多,怎么都擦不干净。于是只能倾身慢慢托起银尘的肩膀,小心地把他拥入怀里。

       他以为银尘是在自责找到自己得太晚,于是吻了吻他的头发:“怎么还在哭。好了,你找到我了,比我想的要快很多,你是最好的孩子。”

       银尘想说,不是,我和你有一个共同的孩子,他之前在我肚子里,但是我没能保护好他。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吉尔伽美什怀里摇着头,小声地呜咽起来。


        等银尘再次醒来,吉尔伽美什已经不见踪影。他撑起上身靠坐在床头,才发现,房间内有另一个人。

     “醒了?”那个人端起烛台慢慢走过来,走进才发现是冰帝艾欧斯,“身体恢复些了吗?”

       银尘知道是这个人应吉尔伽美什的要去复活了自己,于是点点头:“谢谢你。”

       艾欧斯将烛台放置在床头柜上,房间终于亮了起来。

      “你比我想象的要能干很多,也比吉尔伽美什预料得能干很多。”艾欧斯盯着银尘皎洁的面孔,看他银白的发丝柔顺地披在身后。

       不知怎么的,银尘本能地警觉起来,他低下头来不想让艾欧斯看他的表情,摆出了防备的姿态。

       明明什么都知道,艾欧斯还是故意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不知道吗?吉尔伽美什早就知道你会死,也知道你会来寻找他,甚至知道我能复活你,所以才安心被囚禁。”

       他看见银尘本就苍白的脸更是迅速地失去最后一点血色,恶质地补充到:“不愧是历史上最强的王爵,你也不愧是他的天之使徒。难怪他那么放心。”

       好累,又好疼。银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话,他想说我要休息了,麻烦你出去。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沉下肩膀,默默蜷起身体,疲惫地闭上眼睛。

      

       一个月后,前任一度王爵和他的天之使徒踏上了回雾隐绿岛的归途,一切看起来跟四年前似乎没什么区别。


评论(23)
热度(132)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