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先进带后进6

前文链接   1  2  3  4  5


这几天付阳都感觉到吴亦凡有些低落,但吴亦凡没说,他也不太好意思问,他怕是最后这几个月吴亦凡压力太大了。

今天下了晚自习,居然下起了雨,吴亦凡和付阳被困在一家充值卡门店的屋檐下,狼狈地挤在一起。

吴亦凡拍打着外套上的雨水,完了又轻轻甩甩头,贴在额前的刘海被他甩出几滴水珠。付阳惊异于这时候他依然保持优雅,动作跟拍广告似的,有点想笑,自己倒是毛毛躁躁地脱下外套抖了抖,再使劲揉了揉打湿的头发。

“妈的,早知道就不来买东西了。”付阳看着这越下越大的雨,气恼地摸出烟点燃,“我他妈今晚还有事呢!”

吴亦凡探出头望了一圈,想寻找最近的便利店买把伞,被付阳拉住衣领扯回来:“小心点,别淋到了。”

没办法,吴亦凡只能翻出手机打算Uber打车:“算了算了,我直接叫个车我们一起走吧,反正顺路。”

付阳也跟着掏出手机叫车:“今天我就不跟你一起回家了,有好事等着我呢。”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拇指飞快活动输入什么。

吴亦凡偏头瞥了一眼,似乎是微信的聊天界面,他这次没忍住好奇心:“什么好事啊把你笑成这样,彩票中奖了?还是你爸要给你买车了?”

终于回完微信,付阳把APP切到Uber输完目的地就安静地等着。他一边抽烟一边凑近吴亦凡的耳边:“今天我女朋友生日,让我把地方定在了凯宾斯基,你说是什么好事。”

吴亦凡转头看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然后把手机揣到外套里。

付阳奇怪地问道:“你叫到车了吗,现在雨这么大肯定不好叫,得多等等。”

握着手机的手又紧了几分,吴亦凡做了一次深呼吸,好像没什么用,于是他又做了一个,才转过身面对着付阳。

他把手从兜里抽出来,在身后捏紧了,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他现在不敢看付阳,也不想让付阳看到自己的脸。

“付阳,我喜欢你。”

“什么?”吴亦凡的声音混着哗哗的雨声,让付阳产生了一种被隔离的感觉,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你刚刚说什么???”

做了一分钟内的第三个深呼吸,吴亦凡终于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好像被雨洗过一样,亮得惊人。

“付阳,我喜欢你。你会接受我吗?”

付阳没说话,表情又是惊讶又是难堪,吴亦凡的心迅速地沉了下去。

他换上了笑脸,好像很轻松地耸了耸肩:“看吧我就知道,本来想高考结束了再告诉你,结果没忍住还是说了出来。”

他伸手想拍付阳的肩膀,又迅速缩回手重新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对不起,我没有想给你造成困扰的。”

吴亦凡现在的笑容就好像是每次老师宣布考试名次那样的轻松和自信,但是如果付阳没有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仔细看他,会发现他的嘴唇白得惊人,几乎和脸颊一个颜色,手指也快把手腕捏得死血。

雨越下越大,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动了动僵直得酸痛的肩膀,吴亦凡冲出遮挡的屋檐,付阳大声喊他,他只是回过头笑着挥手:“晚上好好玩,记得帮我祝你女朋友生日快乐!”

他把书包顶在头上,向看不清前路的雨幕冲过去。

付阳也只能呆呆地看着他变小的背影,呆滞地接听响铃的手机,给Uber司机描述现在的位置。



TBC


评论(15)
热度(69)
  1. 孑孓水仙挽歌 转载了此文字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