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所谓包办婚姻7

大家还记得这篇文真是太好了,爱你们。

我没有脱粉也没有爬墙,是去年下半年正好遇到工作调动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怎么也找不到密码了,所以就默默消失了一段时间,躺平。


发情期持续了三天。直到第四天,吴亦凡终于从令人眩晕的情潮中清醒过来,空气中漂浮着属于他和林更新两个人交融的信息素,甜蜜又醉人。

他试图撑着胳膊坐起来,无奈四肢酸软无力,马上要跌回床上,就被一双结实的手臂从腋下穿过搂了起来。林更新宽阔的胸膛紧贴着他的后背,亲密的触感让他想起之前三天颠鸾倒凤的日子,他有点不好意思,拍了拍林更新搂紧的小臂:“小新哥,我饿了。”

“怎么,哥哥没喂饱你?”吴亦凡害羞的样子实在太可爱,林更新存了心思要逗逗他,就用手指去揉他软嫩的下唇。谁知道吴亦凡张口就咬了他的手指,松开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才转头看他。

林更新被这湿热的触感搅得头昏脑热,腾地一下起了反应。吴亦凡显然也感觉到了,就用手肘抵了抵他胸膛,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小新哥,我真的饿了。”

当然饿了。吴亦凡26年来第一次不用抑制剂度过发情期,所以来得猛烈又汹涌。整整三天几乎可以说没日没夜地做(狗喵)爱,偶尔的昏睡和休息时,林更新就慌忙吃点家政阿姨做的东西垫垫肚子,转头就给吴亦凡灌营养液。

现在他也不想两个人都饿死在床上,只好扯过床沿的浴袍一裹:“我让家政阿姨做了东西放在冰箱,我去给你热热,你再休息一会儿。”

吴亦凡点点头,又侧身缩进了被子里。

看到林更新出了卧室,吴亦凡才悄悄从床上爬起来,身上没有黏腻的感觉,可他还是想自己洗个澡。谁知道一站起来双腿就陡然一软,好在他及时撑住了床头柜才没跪下去。

缓过劲慢慢挪到了卧室,吴亦凡才看清楚自己身体上清晰的被占有的痕迹。

从脖子到锁骨到胸口、小腹、大腿都是鲜红的吻痕,有些甚至是一个叠上一个的,他的脸腾地红了起来,觉得脑袋都要冒烟,又转过头看自己的后颈,一个紫红色的牙印深深地烙在腺体处,他伸手去摸,还稍微有点刺痛的感觉。

等林更新端了装着白粥和小菜的餐盘进来,只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笑着摇摇头,放了餐盘就靠在一旁等人出来。

没一会,吴亦凡就擦着头发走出来,发梢的水珠都滴落在脖子上,然后顺着流向被浴袍遮住的地方,露出的肉和骨都透着点莹莹的光,像个糯米和果子,非常可口。

吃完饭,林更新处理了几个公务电话,就和吴亦凡坐沙发上看电视。明明做过最亲密的事,两个人之间却透露着一点甜蜜的尴尬。拿遥控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手指,偷瞄对方的时候对上了眼神,都让这两个大男人有种触电般的羞涩。

没一会儿,吴亦凡用遥控器戳戳林更新的大腿:“那个……你这儿有药吗?”

“什么药?”林更新没明白,拿过遥控器扔一边,再把吴亦凡的手拽自己手里。他们俩的手都很大,但吴亦凡纤细修长,林更新则宽大厚实、骨节分明,交握在一起也非常和谐。

被握住了手反而安心下来,吴亦凡用手指抠抠林更新的手心,想着完成标记的Omega和alpha间的共感太明显了。“不要小孩子的药。”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可爱又很认真,“我现在还在实验室工作,并不是一个孕育小朋友的好环境,而发情期中奖的几率实在太高了。”

他说完就去看林更新的脸,嘴巴鼓鼓的,像只小仓鼠。林更新抬手揉了揉他的头顶,点点头:“虽然很想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但这事得听你的。”他马上给警卫员发了个紧急信息,让他赶紧买药过来,又给徐克发了短信,让他和星爷一起过来,赶紧把婚期给商量下来。


TBC

评论(12)
热度(103)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