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人士。

【呜喵】天雷勾地火

校园paro,一发完结。

一、

夏天,是大太阳和带着热度的风,是冰啤酒和大排档,是海边和比基尼。这样的夏天,他们终于相遇。

吴磊艺考拿了第二,文化成绩刚好过分数线,稳稳当当地进了这所知名综合大学的编导系,他爹妈本来想让直接出国随便混个文凭,回国进家里的公司上班或者找个稳定的工作过好下半生。结果吴磊性格犟,说自己喜欢艺术创作,死活要念戏剧相关,爹妈本来不太赞成,他哥倒是一心支持他的梦想,这才在高二下的时候闭关学习,还抽空去北京报了专业培训班,好歹赶上末班车。

像所有的新生一样,尽管舍不得玩疯的了暑假,吴磊还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所陌生的学校,心中居然有种隐隐的归属感:这就是以后要待四年的地方,承载他四年的喜怒哀乐,恋爱与失恋。是的,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里发生。

男人的友谊仅始于一瞬间。在寝室打过招呼,知道对方的名字后,几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就相约着去校园逛逛,或者说打望,毕竟在漂亮的女孩对男孩的吸引力永远都那么大。综合大学九这点好,文学院有弱柳扶风的美女,艺术学院有走在潮流尖端的美女,法学院有高冷气质的美女,总有一款适合你。

吴磊一开始不太想住寝室,他这人别的都好,性格开朗大方,长得也好看,但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自我,怕跟人处不来,高中总被女生追,也总被女生甩多半也是因为这个。不过没办法,他爹说不住寝室难以交到朋友,你去住半年,我就给你在周边整套房子,车也给你配了。他也只好提着行李进了男生宿舍。

好在宿舍条件不错,4人一个小房间,12个人一个大套房,有单独卫浴,吃过晚饭寝室四个男生便相约着打游戏,不一会儿就听见敲门声,刚打开寝室门,就看见一群人一拥而进。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介绍,才知道这是院学生会的前辈,来宣传各自的部门,希望能招纳更多的新生。

吴磊倒也认真地听了起来,虽然说是艺术生,但他其实喜欢健身打球,一身腱子肉,个子又高,看起来简直就是为体育部量身打造的新干事。等着学习部和生活部的学姐发言完毕后,一个藏在门后、身材修长的学长开口了:各位学弟好,我叫吴亦凡,是现在的体育部部长,希望学弟们能踊跃加入体育部。对了,我也是篮球队队长,也提前给我们球队做做宣传,爱打篮球的都可以来报名,有基础的当然更好。

他说话的时候有些腼腆,让那张冷艳的面孔和高高在上的气质都缓和了下来,吴磊听着听着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这么漂亮的人居然是体育部、篮球队的,公关部和外联部一定很懊恼少了这么一个人形立牌。这一笑让吴亦凡在挤成一团的男生中一眼看见了他。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让这个高大阳光的新生笑了一声,只能暗自挠挠头,困惑地撅了撅嘴。

看起来非常委屈,吴磊都有点想摸摸他的脸颊安慰他了。

其实吴亦凡噘嘴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小时候胖乎乎的,经常被人欺负,在妈妈的建议下开始打篮球,身高一下子就拔了上去,配上那张长开了的脸,简直就是篮球场一枝花,高中时期没少被外校男生明示暗示地告白。他对自己这张漂亮的脸也是又爱又恨,于是就端起架子来走高冷路线,想用自己杀人的气质逼退500里以外的不法之徒。

结果,还是改不掉一些可爱的小动作。周边的好朋友也不提醒他,一边夸他霸气十足,一边在心里尖叫好可爱啊亲亲宝宝。

随后几天,吴亦凡很快就收到一大摞入部申请书,毕竟体育部和篮球队对新生尤其是男生的吸引力尤为的大。他很快就在申请书中看到了那个笑他的新生的一寸登记照,看上去就是个活泼开朗的好小孩,长了一张武侠剧里正派少侠的脸孔。他把申请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哦,原来他叫吴磊啊,五百年前跟我是一家。

二、

两个月转眼即逝。这短短的两个月,吴磊熟悉了新的环境,认识了新的朋友,搞定了新的队长,哦不,是跟新的队长搞好了关系。

吴亦凡不笑的时候确实看着不好惹,但其实是个非常心软又好说话的学长,吴磊喜欢粘着他,学生会工作也好,学习方面也好,事事都爱请教吴亦凡,把吴磊的直系学长气得够呛,嚷嚷着吴磊小学弟偏心,是个晚期颜狗。吴亦凡对此也有点困惑:磊磊,我……我是外语学院的啊,你们这个编导方面我不懂的。吴磊露出针对吴亦凡的必杀一笑,雪白的牙齿在太阳下闪闪发光:没事,学长,你就用路人的角度来帮我看看这个本子够不够跌宕起伏,够不够狗血,再跟我对对词就好。

吴亦凡被这微笑晃了眼,也跟着笑起来:哦,好的。

太可爱了吧学长!!吴磊内心蹦出两个惊叹号,大写又加粗。他晃晃脑袋,让自己的痴汉脸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就低下头,伸手去摸吴亦凡的项链,吴亦凡也没躲,任吴磊心不在焉地边看项链边看他白皙的脖子。

吴亦凡不得不承认吴磊是个非常能干的干事,秉承着能者多劳的原则,他积极地把吴磊带着身边,把他指挥得东奔西走,上天下地。一时间,吴氏双侠成为一段佳话。

在搞定大学生球赛联赛后,这段佳话终于到达顶峰。

尽管没有拿到第一名,但能进入全国四强也是学校里排的上名的大喜事,校领导都出面张罗了饭局,吴亦凡一向得老师和长辈喜欢,被拉着夸了又夸,吴磊也在旁边看得心里美美,觉得自家凡哥又美又能干,是世界第一好。

饭局过了,篮球队众人又订了个ktv包房续摊,说是要通宵庆祝。几瓶酒下肚,一群二十岁左右的男生便疯了起来,说话、动作也大胆了许多,于是有人提议玩很老套的truth or dare。几轮游戏下来,基本每个人的破处时间、打炮细节都一清二楚了,于是大家又提议只能选择大冒险,反正男生居多,大家又都玩得起。

这次中招的就是吴亦凡。他还是腼腆地笑笑:“嗯,只能选大冒险了吧,那你们说吧。”喝了酒的吴亦凡,整个脸和脖子都泛起了粉,本来就肉肉的嘴唇被酒水渡了层水光。他穿了件oversize的短袖,支起手臂说话的时候都能看到他手臂内侧嫩嫩的肉,也粉粉的。吴磊忽然想知道,他身上其他地方有没有也是这种惑人的颜色。

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地想着整蛊队长的花招,只有年纪比吴亦凡大一些的副队长大声地吼了一句:“小吴队长,你去亲一下小小吴,至少五秒!嘴对嘴哟!”众人一听,便哄笑起来,吼道:“这个好,这个好,就是这个!”

吴亦凡一脸迷茫地问:“小小吴是谁啊?我们啦啦队里有姓吴的姑娘吗?”程铮立马接了下句:“啦啦队才几个人,本来就没有姓吴的,我们说的吴磊小朋友!你们整天这么出双入对的,你是小吴,他是小小吴,有什么问题!”看着吴亦凡还想争辩两句,程铮又说道:“别废话了,赶紧的,亲嘴!”

在大家的起哄中,一向爱笑的吴磊忽然面无表情地站了出来,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大家被他这身气势惊了一下,也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都乖乖闭嘴不好意思再起哄:也是,他们闹惯了吴亦凡,知道他脾气好不会生气,但这个小学弟平时球队活动时接触起来挺阳光的,不知道私底下脾气如何啊,希望不要踩到铁血直男的雷区了。

不过程铮看了看吴亦凡的脸,比外语学院的院花好看多了,他心想,万一等会场面太尴尬了,我就去亲吴亦凡好了,好兄弟这么多年了,也不会不好意思,光屁股时代估计就已经被俩老妈按着亲过了。

吴磊直直地看向吴亦凡的眼睛,看到对方的些许局促,忽然提起一丝笑意,跟平常粘着吴亦凡时一模一样:“凡哥,来吧。”

听吴磊这么一说,篮球队的精力旺盛过头的队员已经尖叫起来。大家用篮球赛加油助威的阵势大声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也不理会路过的表情诧异的服务员。

古人说得好,酒壮人胆。一向有些不好意思的吴亦凡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劲儿,几步走到吴磊面前,扣住对方的后脑勺,找准对方的嘴唇后闭了眼睛就亲上去。

其实只有短短的几秒,但这五秒将吴亦凡的思维拉扯到了一个世纪。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嘴唇的纹路和温度,带着浓浓的酒意。五秒结束了,吴亦凡想往后退一步,然后他感到有一双手紧紧扣住了他的腰,有人用舌头顶开了他的嘴唇,扫过他的牙齿。他好像更醉了。

等吴亦凡红着脸推开对方的时候,他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吴磊喝得没他多,看上去还算清醒,他舔了舔下唇,直勾勾地看向吴亦凡:“凡哥,谢谢招待。”

三、

拉灯

大家都懂的

红豆饭

以及缺课一上午

END

评论(37)
热度(151)

© 水仙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